央广网

[十年,这里]城中村黄贝岭的变与不变

2018-01-09 07:22:00来源:央广网
  编者按:2018年的大门已经开启,新的一年,新的时代。中国之声从2013年开始,连续十年,用话筒聚焦10个中国地点,10个与民生直接相关的领域,从细节处展现微观中国的生动图景,记录时代、社会、国家、个人10年的变化与进步。   刚刚过去的2017年,是这一记录的第五年。翻阅过去五年记录的民生样本,邯郸武安重现蓝天,环境治理初见成效;北京寸草春晖养老院已经建立了居家养老设施和运营的标准化体系;广西田东县布兵小学的留守儿童比例下降了一成多,学校建起了网络视频亲情屋,拉近了孩子们和父母的距离……过去五年,中国的经济结构发生了重大变革,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显著增强。这些变化在观察记录的样本里都有生动的体现。   2013年,报道策划启动时,是落实十八大精神的开局之年;2018年,党的十九大引领我们进入新时代。人们憧憬下一个五年,新时代的愿景如何逐一实现?1月1日起,再次翻开《十年,这里》的民生样本,一起分享时代的变迁,一起倾听你我的故事。 2017年11月18日,黄贝岭村举行“牌坊重光庆典”,重建后的牌坊更显气派。   央广网深圳1月9日消息(记者管昕 郑柱子)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7年11月5日,这一天,对深圳罗湖区的黄贝岭村人来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日子。远在海外多年的黄贝岭人,也会不远万里回到家乡,爬上村子附近的菠萝山集体祭拜张氏祖先。   一位定居荷兰的黄贝岭人告诉记者,她每年都会回来祭祖。“小孩子是在这边出生的,没有空回来。但我和她爸每年都会回来,因为我们退休了,我们在荷兰40多年了。很高兴见到老邻居,都是一个祖先的。”   黄贝岭村,是深圳最古老的城中村之一。近代以来,从这里走出去的华侨华人,遍布世界各地,其中以荷兰、英国、美国为主。仅在荷兰定居的黄贝岭人已达到1200多人。已加入荷兰籍的黄贝岭人张国锦说,这次他带回了小儿子和儿媳,目的就是想让他们尽早融入黄贝岭这个大家庭,叶落总是要归根的。“我的祖宗,我的家,我的兄弟在黄贝岭。做人要重视乡情,我第一次带儿子回来看看乡亲父老,一定要让后代回到黄贝岭。”   在黄贝岭祭祖这天,记者见到了多位打“飞的”回来的华侨华人。访谈间,他们对黄贝岭的深情溢于言表。今年已过六旬的张达兴,7岁时随父母离开黄贝岭,到英国伦敦打拼。虽然英文的听说书写,现在要远远强于中文,但他仍然愿意坚持用中文和记者交谈。“黄贝岭是我们的家,为什么不回来呢?很多华侨都会回来,但近年有几个因为身体的问题回不来了,我每年都会回来两到三次。” 2017年11月5日,黄贝岭村的男女老少以及专程从国外赶回来的华人华侨聚集在菠萝山上祭祖。   在众多的节日庆典中,“重阳秋祭”是黄贝岭村人一年中最为隆重的节日。每年重阳节前,黄贝岭村会照例举行一次隆重热闹的祭祖活动。在这一天,黄贝岭村张氏后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抬着烧猪,浩浩荡荡来到附近的菠萝山上,由宗亲会的老人念读祭词,后人默祷叩拜。祭祀完毕,烧猪当场分食。一年一度的盆菜大宴,几百张桌子摆满了黄贝岭村张氏祠堂前的大广场,场面壮观。   祭祖归来,还有祭祀。祖先灵位摆在阔气的祠堂中央,而“大王爷”就供奉在祠堂外的古树下。记者多次见过村民虔诚祭拜,却对他们祭拜的是谁一知半解。这次集体祭拜仪式算是涨了知识。一位懂行的村民说,“大王爷就是在大门口,等于现在的保安,相当于门神,是看着张氏族人的门卫。”   祭祖、吃大盆菜、全村文艺汇演……这一天的“节目”,从早都晚真不算少,场面也颇为壮观。各种仪式、细节沟通等等,村里的股份公司上上下下都要提前准备好几天。之所以是公司在张罗村里的一切事务,是因为早在1992年,深圳推进农村城市化,所有的村委会改为股份公司,黄贝岭村以祖先的名字命名,成立黄贝岭靖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村民变股民,董事会、监事会也应运而生,村集体资产市场化运作。 黄贝岭村民祭拜门神“大王爷”,为家人出行安全祈福。   近些年,深圳的城市发展日新月异。城中村黄贝岭的每一处角落,随着2013年旧村改造的启动,也在发生着惊人变化。从杂乱村庄到高楼大厦,并非每位村民都住着习惯。但不管怎么改造,黄贝岭人坚持原地回迁。黄贝岭靖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家良说:“大家都聚在一起,才会有村庄,如果分散了,就没有村庄了,那个味就不一样了。”   城市的发展,势不可挡。夹缝中的城中村,迟早要消亡。未来这里一定是没有村庄,只有高楼大厦。很多年后,外地人途经这里,或许并不知道黄贝岭曾是一座村庄。几十年后,黄贝岭村所在的位置,也许只剩下一个叫黄贝岭的地名。对于这样的担忧,黄贝岭靖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桂服说:“股份公司在旧村改造方面,首先要维护好村民的利益,再怎么谈条件,都是另外一码事,但是就地回迁是第一原则,原地安置这点很重要。” 黄贝岭的“盆菜宴”远近闻名,不仅招待全村的村民,也会邀请其他村代表列席。   2017年,是黄贝岭近五年来变化最大的一年。去年底,黄贝岭第一期旧村改造顺利完成,城市综合体投入使用,回迁房东岭花园正式交付村民,重建后的黄贝岭村牌坊也举行了重光庆典,筹备多年专供村民养老的黄贝岭养老服务中心投入使用。   在黄贝岭村民看来,是股份公司这种村民组织形式,有效保护了全体村民利益。有了经济基础,黄贝岭的文化才得以传承。村民张福妹说,不管黄贝岭将来变成什么样子,只要有股份公司存在,人心就还在,“有我们股份公司在,村的文化,一代代村民都在。股份公司就好像村委一样,村里边大事小事还往那里去,虽然村庄换了高楼大厦,但是我们的人心还在,就是因为有股份公司在那里。”   然而对黄贝岭村来说,产业单一、人才匮乏等困境,制约了村集体经济的壮大。黄贝岭的村集体正谋划着怎么跳出黄贝岭,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黄贝岭靖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桂服说:“每年收的租金,除了开支,没剩多少可以分红。我们只有往其他行业发展,才能有出路。所以这次旧村改造中的靖轩豪苑,是我们自己开发的,我们就是要尝试,不怕风险,第一炮已经打响。我们正在思考如何发展第三产业,解决人才匮乏和村民就业问题,我们现在的股份公司还是有很浓的农村思想。”
编辑: 杨璇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