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定义共享经济]共享办公,社群价值能否触发增长空间?

2018-01-10 08:47: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月10日消息(记者刘祎辰)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5年,国内共享办公空间正式起步。不仅吸引了众多创业者和各路资本的关注,也逐步吸引着近年来自持物业比重加大的开发商们纷纷布局。三年中,一些项目黯然退场,一些项目持续扩张,行业内的联合合并也初现端倪。   不谈钱只讲痛点和情怀的生意,不够真诚。那么对于共享办公空间领域而言,能不能赚到钱?所谓“共享”,只是这种新型办公模式的噱头,还是未来利润增长的法宝?   在繁华的商业区拥有一个办公地,是不少创业者的梦想。受限于初创期的资金不足,过去这个梦想有些遥不可及。不过去年,上海姑娘吴亦可仅以1100元每个固定工位的价格,在虹口区的一家共享办公空间租下了三个工位,就如愿开始了自己旅游个性化定制服务的创业之路。“其实最主要是公司的成本,因为房租对初创公司来说是比较大的一块。我们公司现在三个人,并没有适合的起租面积,理所当然的想到这种形式。”   正是由于这样的逻辑,在“创业热潮”如火如荼的2015年,被认为直击创业企业痛点的共享办公空间也迎来了风口。2017年末,华融融德刚刚对纳什空间进行了战略投资,总经理黄春雨将这个市场定位在了万亿级,“我们非常看好小微企业的办公租赁及服务这个万亿级别的市场。未来,公司组织结构的总体趋势越来越小、越来越灵活,同时伴随着科技对办公协同式的变化,也同时会带来办公升级的市场机会。”   资本的推动下,共享办公空间如雨后春笋。走在北京东四环外的百子湾大街上,梦想加、新派公寓、无界空间等共享办公空间“比肩接踵”,著名的双创重镇中关村,共享办公空间更是扎堆开业。由于近年来商办类库存量居高不下,共享办公空间的整体租赁获得了较大的议价权。因此其最直观的赚钱方式,就是获得整租成本和转租收益间的增值部分,也就是“二房东”式收入。   地产行业出身的优客空间创始人毛大庆表示,“我们现在管理了40万平方米。在我们没管之前,这40万里起码有一半,都是根本租不出去的。开了半年以上的出租率大概在85%以上,这就是共享经济创造的价值。”   不过,和淘汰率极高的创业团队的紧密联系,客观上造成了这些空间的平均租赁周期较短,一般低于一年。共享办公空间梦想加市场总监李峥表示,“在共享办公起步的前一年半的时间里,大家面对的共同去获客或者教育的市场还都是创业公司。所以它在那个时候的波动性和淘汰率的确比较高,平均值被拉下来,这是一个不算大的数量样本。如果要往长线看,我们慢慢地开始吸收更多的大型公司,其实这样才可能是更稳定的客源。现在一线城市已经有了一定程度上的教育市场,从创业团队到中小企业、再到大企业逐渐接受了这种办公方式。”   不断有团队到期退租,租金稳定性受到威胁,中介费等获客成本却在提高。因此2016年,共享办公空间发力仅一年后,包括地库、孔雀机构、MadSpace在内的众创空间接连倒闭,原因多种多样,但出租率下降是共同的。而一旦入驻企业的规模变大,共享办公空间的性价比优势又会同步削减。   例如,无界空间(望京国际)独立空间报价为2050元/工位/月,这个价格在行业内并不算高,20个人的团队每年需要花费的租金为49.2万。而与望京国际一路之隔的方恒时代,162平米独立办公区的年租金为38.2万元,也足以应对20人团队的办公需求。   前Uber中国战略运营联席主席,如今主要做投资人及共享经济研究的谈婧表示,“共享空间的差异化在于它能够针对一些比较小的早期企业,但是很不幸的就是这些早期的企业如果发展得好,它都会变大,所以它们的流动率会变得很高,就导致这个业务相比于直接面对大型企业不是个好生意,赚钱一定没那么容易。”   不过,优客空间创始人毛大庆表示,将共享办公空间和孵化器、众创空间混为一谈是一种误区。他认为,共享办公空间绝不应该是卖工位的“二房东”,它的核心竞争力还包括服务价值和社群价值,从而对即使做大了的客户依然产生黏性。“我们的主要对象目前是30-50人的企业。还有好多企业,比如像摩拜、ofo。它们一下子进驻全国20多个城市,哪有那么多精力和人手去坐办公室,所以他们跟着优客,优客工场去了哪里落地,他们跟着就行,这样跟着我们的企业有500多家。”   毛大庆打开手机,指着优客空间APP介绍,由于APP中集合了众多第三方服务提供商的应用模块,不但成为优客空间向入驻企业提供增值服务的主要通道,也是自身服务收入的一个来源。“我们有三类服务,一类服务叫空间自带服务,比如wifi、云投影、云打印是不收钱的。另外,我们现在有一千多个服务商,这些服务商全都是自动流入平台,这个我们是不收钱,但是我们自己在‘帮帮糖’的环节上,拥有股权的有40多家,这些服务商原本也是入驻优客工场的,但是我们通过观察他们跟入驻企业的关系,他们都是被高频使用,所以每年我们都会去培植十个、八个这样的服务商。他们收入的一部分就是我们的收入。”   不过,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朱岩表示,以目前大多数共享办公空间多种行业混杂的情况来看,通过撮合交易等获得所谓的服务价值,难度比较大。毕竟服务提供方并不仅限于空间内部,入驻企业也没有选择“邻居”企业服务的必然。“你的成交依赖于我的服务,我才有可能在中间获得收益。如果人家的成交跟你没有任何依赖关系,这样只能收到一个工位的收益而已,这种共享意义不大。除非它能够形成园区聚集规模,或者行业聚集效应。”   而至于社群价值,采访进行的当天,是在优客空间旗下“优客讲堂”的发布会上。毛大庆说,这就是将社群价值变现的一种方式——通过优客空间聚合的创业案例,向高校提供付费的创业课程。不过他也表示,目前服务收入和社群收入加起来,仍只占到整体收入的15%,他希望2018年能有一个较大提升。谈婧也认为,社群价值的确是共享办公空间未来想象空间最大的所在,如果运营得好,甚至有可能超过工位收入。“如果共享空间未来能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或者一个很非常亮眼的成绩单,很可能是来自于社群收入,但是它需要很多的时间去养。现在一些社群的服务还只是大家去打造社群的认知,打造社群的粘性,它还是属于在投入的过程当中,但是一旦共同的认知、共同的价值观被打造出来了之后,它的价值会是很大的。而社群继续往前走,把它给概念化,它其实是一种做品牌做广告的思路,依靠共同的价值观,形成它绝大部分的收入。”   本期结论:作为国内共享经济中起步较晚的形态,共享办公空间在“双创”红利的带动下,近年来经历较快发展。目前来看,共享办公空间的主要进账仍然是工位收入。得益于商办地产去库存的需求,快速发展的共享办公企业或以较低价格整租,或与地产商合作只提供解决方案不负责硬件建设,以此压低前期成本,获得了相对较高的租金溢价。但未来持续发展的盈利空间,不但需要提高办公服务水平,从而留住稳定发展的企业;更需要依靠社群价值的有效挖掘,形成真正有利于入驻企业的聚集效应。
编辑: 杨璇铄